这里是灵柩(jiu) 改了个名,原来是日文的yui。
要是哪天看到哪篇文章没了,那只是我任性。
鹤一期真爱 维勇沼中

© 灵柩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 life and love and lover(part 9)

Part 9

#维勇#

◇娱乐圈paro

◇人类维克托X(?)勇利

◇OOC及私设有

◇祝食用愉快❤

 前文: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part 5  part  6     part 7  part 8  

后文:part 9part 10 part 11  part 12  part 13 part 14

番外:论坛体1 论坛体2 论坛体3


正文

 

夕阳的光顺着阳台的玻璃射进了客厅里,又摊开自己橙红的纱将浅灰色的沙发以及沙发上的一人一狗完整地包裹起来。

就如维克托所想的那样,他今天一直睡到了正午,吃完午餐便窝在家里的沙发上,抱着马卡钦看起了剧本,一直到现在。

维克托一手拿着被照射成暖色的剧本,一手环着爬在沙发上的马卡钦,以一个十分悠闲地姿势靠在沙发上,时不时伸手摸一摸马卡钦布满着柔软棕色毛发的头。

然而与这个银发的俄罗斯男人悠闲的姿势相反的是他轻微皱起的眉头。

他盯着剧本的其中一页,又翻回前面的一页,来回翻了至少二十次之后,悠悠地叹了口气,把蓝壳儿的剧本扔到了一边,靠在沙发上看着顶头的天花。

故事里那个男孩逃出了森林,最后却和身为仇敌种族的一个人类相爱,又留下了血脉。

维克托无法理解,为什么恨之入骨却又能在对人类深刻厌恶的状态下,恋上一个人类。就算所有人都在歌颂着,爱与种族、与性别无关,人与人不一样,不能以一部分来包含整体……但事实上,说着这些的人不也是同时在以行动反驳着自己的话吗?

更何况,故事里的男孩在遇到对他施以救助姐弟也不过是莫名失踪了一年多之后的事,一个第一次接触到外界就遭受命运残酷对待的十八岁男孩会这么容易就因人类的帮助而放弃心中的怨恨?

即使男孩在未来又回到了森林,看到了已经腐朽的曾经的家里那封布满灰尘、来自于他父母的信之后,才放下最后的挣扎,选择藏起他的身份,学着作为一个人类生活。

当然,这些为什么,他并不需要一定去理解,他只需要用演技表达出来就完全没问题了,然而最大的问题便是这里。

他表达不出来。

无论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眼睛,说多少遍同样的台词,酝酿多少次感情,湖蓝色的眸子里表达出来的东西,还是无法令维克托满意。

没人对维克托露出过单纯的喜爱的神情,不掺杂任何利益的喜爱。

也许粉丝们是有单纯的喜爱的,但目前维克托还没见到对他露出过那样神情的人;维克托也有朋友,但大部分都因为他的地位身份而接近他,剩下的那部分,他同样也捏不清对方抱着几分真心,毕竟娱乐圈就是一潭看不见底的浑水;而作为维克托经纪人的雅科夫,他确实是真心对他好,在工作方面也给予他极大地帮助,但他始终是看中他的才能而行动的;至于他的那对四处找着男人女人逍遥、几乎没尽到任何一点抚养义务的父母,不提也罢。

维克托能理解故事中男孩心中不断挣扎的原因,甚至可以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上,分析出他的心理,将他的心理活动直接用言语描述得淋漓尽致。但能理解和能表达完全就是两件事,理解了,也不一定表达得完美。他能演绎阿尔莱德,却不能使阿尔莱德变成维克托,同样也不能使维克托成为阿尔莱德。

维克托靠在沙发上,还想继续思考,然而手机在寂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让他吓了一跳,差点一巴掌拍在了马卡钦头顶。

「雅科夫?」维克托看着标注着雅科夫的号码,有些疑惑对方这个时候会打来电话。

『维恰,你现在在家吗?』通过手机传来的雅科夫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维克托听着雅科夫比平常听起来更阴沉粗犷的声音,有些莫名其妙的回答道「没错,我在家。」

『那就快点出来开门!我已经按了你十分钟的门铃了,我简直怀疑你是不是死在了里面!』在他回答完他在家之后,手机里传出的高分贝怒吼使他不得不把手机拿得远一些。

「哇喔……雅科夫你今天心情可真糟糕啊,是尤里在俄罗斯给你惹了什么麻烦还是你又和莉莉娅吵架了?」维克托捏着手机,拍了拍马卡钦的头,穿上拖鞋走向玄关。

 

『都不是!尤里在莉莉娅的管教下比你省心得多……你难道忘了你自己要我大老远给你采购生肉吗?我简直怀疑你的胃到底是有多大,才能把上次的分量吃完。』

 

「好吧……我是忘记了,但你也知道我记性不太好,对吗?」维克托笑眯眯地把电话挂掉,然后拉开了门。

门外的雅科夫穿着大衣顶着一顶灰色的帽子,手上拎着与其穿搭极其不相称的几袋子生肉「你是说一个看一遍就能把剧本里的台词全部记下来的人记性不太好吗?!」

「除了工作以外的事情我记性都不好。以及我不希望明天就被邻居投诉说,我这儿有人来讨债,吵得他不能休息……进来吧,不然一会儿你感冒了莉莉娅就要来用各种手段报复我了。」维克托伸手接过经纪人手上的生肉,招呼着脸和锅底差不多黑的人进门。

 

「你知道的,她不会那么做。」

 

维克托一边把手里的肉拾出来放进冷藏柜,一边搭着雅科夫的腔「好吧,那我该说你们的关系还是那么糟糕,希望你早点讨到她的欢心吗?」

「耍嘴皮子就到这里吧,你该和我解释一下那么多的肉是怎么这么快就没有的……别和我说马卡钦的食量突然增加到接近原来的一倍。」雅科夫坐在沙发上,丝毫不客气地拎起一个瓷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事实上,我也很奇怪这个问题。」维克托拿着毛巾擦着手,坐到了雅科夫对面的沙发上,一脸无奈的表情。

雅科夫看着维克托摊手并且一脸无辜的表情,脸又黑了黑「你如果继续摆出那样的表情,我相信你明天就可以看到媒体们爆出什么你不太乐意看到的新闻了。」

维克托笑了笑,还是那副悠闲地样子「嘿,这种威胁你在我小时候都没办法吓到我的,对我没有好处的新闻,我想你比我还着急。但我也没和你开玩笑,冷藏柜里的肉确实少的很奇怪。」

「你难不成想说你家里进了小偷吗?」雅科夫看着维克托越发一脸不信任的表情。

雅科夫环顾了整个屋里一圈,除了马卡钦平常趴着晒太阳的阳台,丝毫找不出能进贼的地方。况且就算那儿可能有人爬进来,但在这种随时有人巡逻、住的几乎都是演员的地方,有谁会爬进来,还只偷几块肉?

「我猜这地方没人隔三差五就稀罕几块肉吧?况且屋里连痕迹都半点没有。」维克托摇了摇头,否定了有人闯进屋里的猜测。况且他自己也对那些随便扔着的价值几十万的奢侈品没有丝毫珍惜的意思,要真被偷他也只会换个地方住。

他只是在好奇冷藏柜里的肉为什么偶尔会少得有点奇怪而已。

「好吧,就当做你的肉被偷吃了。要真是这样,我会近期联络公司,让他们给你安排一个另外的地方住,但你要知道,这至少需要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也就说,至少要等这边的拍摄告一段落。」雅科夫轻轻地哼了一声,捏起瓷杯喝了一口茶。

「没关系,正好我也觉得应该差不多换地方住了。」维克托抱起跑过来的马卡钦,轻抚着棕色的毛,忆起那个近一个星期都没有再跟踪他的青年,轻轻地勾了勾唇。

「我差不多该走了。」雅科夫放下杯子,起身拿起挂在衣架上的深色风衣,走向玄关的时候又转身对维克托说「你最近好像和那个日本人走得很近?你昨天还邀请他去吃晚饭,甚至我还听到有人说你在到处询问哪儿的炸猪排盖饭好吃……这在你身上可真是难得一见。」

维克托摸着马卡钦的手顿了一下,随即看着雅科夫笑了笑「我觉得他挺有趣而已。以及,他叫胜生勇利。」

「我无所谓那个日本人到底叫什么,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惹出什么事,你知道最近很多国家的媒体们都喜欢挖一些男星们之间的事,那些粉丝们也是这样。别忘了,你是俄罗斯人。」雅科夫听到维克托的回答之后,不仅板着脸,还皱起了眉头。

「喔!你想得太多了,我只是在他身上看到了我正在找的东西罢了。要是继续保持现在的状态下去,雅科夫,你比谁都清楚我会被那些眼尖并且伶牙俐齿的媒体和评委从现在的位置上拉下去的,那看起来比绯闻可要糟糕的多,不是吗?」维克托依旧笑眯眯的看着雅科夫,似乎丝毫没有把那些话放在心上。

雅科夫看看慵懒地坐在沙发上笑着的银发男人,从对方眼里冷冷的光里,他知道他听进去了,并且十分不快「你能知道就行,我也没有任何限制你和胜生勇利来往的权利。有些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有人透露你感情戏没办法投入,尽管这小部分声音没掀起什么波澜。」

「那估计我拍完现在的电视剧之后,就有更多人这么说了,你还是尽早联络好公司做好准备吧。」维克托比谁都清楚,他现在的感情戏有多糟糕。目前他还能用过去积攒下的经验来弥补掩盖,那再过不久之后呢?那些不值得一提的声音会更大声的,并且充满底气。

「维恰!」雅科夫听完维克托的话,气得提高了音量「我真希望你哪天能知道尊重上了年纪的人。或许你和胜生勇利的接触还是件好事,期待他至少能让你不再只在乎你自己,你是个好演员但你本身很多方面简直糟糕得一塌糊涂,那些东西已经开始影响你的工作了。」

「雅科夫,我知道。」慵懒地俄罗斯男人收起了刚才嘴角的笑,低沉的声音明显的告诉正在与他谈话的经纪人,他触及了他的底线。

「……我走了!」雅科夫沉着脸,不再多说什么。

「希望你不会被堵得错过了门禁时间。」维克托又恢复了嘴边那一抹时常气得雅科夫血压升高的笑容,尽管背对他的雅科夫没能看到。

但显然雅科夫从那句话里即听得出那个男人幼稚的报复,也能猜得到对方现在的表情让他有多想转过头走回去抄起桌上的剧本往那张魅惑了不知道多少人的脸上打上一下。然而他显然不能这么做,于是他只好气哄哄地把门砸上,吓得马卡钦都抖了一下。

「唔哇……马卡钦,我好像真的把他惹生气了呀,怎么办呢?」维克托拉起马卡钦的两条前腿,前一秒还苦恼的样子,后一秒却变成了一副笑眯眯的样子「马卡钦……你能告诉我那些肉到底都去哪儿了吗?」

身为狗狗的马卡钦自然不太能理解主人到底在说什么,但动物的本能还是告诉它,现在笑眯眯的男人在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于是马卡钦试探地挣扎了一下,发现以它现在使用的力气挣不开对方的钳制,但再加大力气就有可能会伤到对方,它只好讨好地往维克托的脸上舔了几下,试图逃避惩罚。

「好吧……也只是几块肉而已,就算了吧。」看着宠物撒娇的样子,维克托一下子心软了,干脆就着现在的姿势抱住马卡钦,打算不再纠结这些事。

毕竟没有突发情况的话,一个星期之后他就能搬离这里了,再计较倒显得他没事找事了。

唯一还令维克托有几分在意的,大约就是那个跟踪了他近一个月的青年了。

最近几日拍摄接近了尾声,工作量减轻了不少,而胜生勇利来剧组的时间也因此越来越少,这让维克托在剧组里感到几分无聊,也正是在这时维克托才意识到,他和对方来往了近半个月,不仅没有感到腻味,还变得愈来愈喜欢和对方呆在一起,甚至有意图邀请对方来家里。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他自己也拿不准。

只不过现在维克托确实感觉到,胜生勇利不在的时间里,他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乐趣。

而作为他日常生活里的另外一个趣味的青年也在最近消失了踪影,这让维克托有几分猎物在眼皮底下跑掉的不悦。

维克托一手抱着马卡钦,另外一只则伸出拿起了桌上的手机。他用手指划开手机,点进了一个相册。

相册里是孤零零的几张黑夜里的照片,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除了照片里都同样出现的一个戴着白色口罩和厚框眼镜的青年模糊不清的身影。

维克托看着照片里角落里的身影,勾起了一抹笑。他现在已经失去了能耐心等待青年自己暴露身份的时间,所以他要开始采取行动,在逮到对方下一次跟踪自己的时候,把那个青年揪出来,看看到底是谁。

 

TBC.

文里说,维克托没见到过别人对他露出过单纯的喜爱,不是把勇利排除在外,而是这位小迷弟自从维克托接近他之后,就把自己的狂热的喜爱藏了起来,他可不希望维克托只是把他当做一个粉丝一样的看待。

所以不是维克托把勇利排除在外,而是他根本没能看到那种喜爱而已。

Ps:心疼雅科夫没想起来,买肉的工作可以交给助理;还心疼他被老毛和小毛一起气,还顺带讨不得妻子的欢心,略担忧他哪天就真的秃了。

有没有充分感到我对雅科夫深沉的爱:D

顺带,我想问问,有人能帮忙想个文名吗?现在的名字只是随便取的,我自己看着一点都不满意……qwq

咸鱼躺……明天应该会有一篇论坛体 让我立和flag


评论 ( 9 )
热度 ( 106 )